庄生_晓梦

佛系更新,一切随缘,其实我就是懒

【北齐骨科】此生不换·完(年上,BE)


●完全可以当架空历史来看😂😂
●●雷点,北齐出现了北宋欧阳修的词😂😂

正文:

高纬最大的愿望就是睡了自家那个美如天人般的哥哥。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机会来了。

在一个夜黑风高月也不明的夜里,高纬终于把高长恭推倒了,可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却是被睡的那个………

事后,高纬越想越委屈,明明是兄有弟攻吗!?怎么到自己这就变成弟有兄攻了!?明明是君臣之道吗!?怎么到自己这就变成君临臣下了!?

宝宝委屈啊,宝宝不甘啊!!!

与高长恭数次协商无果后,高纬决定将自家哥哥关进大牢让他面壁思过去。

谁知高长恭非但没有思出什么过,还没事就给高纬寄去书信。

高纬看着信上书着:“阿纬,要不要来天牢与为兄同度良宵啊”

高纬被气的额上青筋暴起,胸口有血气上涌,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以是三日后,宫女太监跪了一地,空气中有一种名为悲痛的情感在发酵着。

高纬剑眉微蹙,心中莫名的不安着,似有最为珍惜的人离去般不安。

“兰陵王他……”跪在最前面的小太监瑟瑟发抖的说着。

高纬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小太监,双手紧紧的钳着小太监的双臂,双眼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他怎么”

小太监吓得不敢说着,只是低着头瑟瑟发抖。

高纬见状更是心急如焚,双手摇着小太监的双臂狠厉的问道:“朕在问你话,你哑巴了”

小太监被吓得带着哭腔道:“兰陵王在牢里服鸩自尽了………”

高纬闻言如被雷劈,呆愣了数秒后,才小太监松开的双臂,向天牢的方向飞奔而去。

一入天牢高纬就看到高长恭穿戴整齐的躺在石床上。

高纬踉跄的走到石床边缓缓的坐下,抱起似睡着了的高长恭,大声的对跟来的宫人道:“快去把御医传来”

随后紧紧的抱着高长恭,越抱越紧仿佛这样高长恭就不会离开他。

高长恭被高纬抱的喘过气来,于是只好挣开眼睛,将高纬推开。
“阿纬,你是要谋杀亲夫啊”高长恭从石床上坐起来,涨红着脸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边对愣住的高纬说道。

高纬喜极而泣,甩手给了高长恭一巴掌:“你怎么可以这么骗我,你就不怕我真要了你的命”

高长恭笑着将高纬拉入怀中,在高纬耳边轻吹着气道:“我知道,阿纬才舍不得我死呢”

“御医,皇上这是怎么了?”小太监看着自娱自乐的高纬不解的问着。

御医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气:“怕是皇上伤心过度,患了失心疯”

“失心疯!?怎么可能,皇上和兰陵王不是向来不和吗?皇上怎么可能因为兰陵王的死而伤心过度呢?”小太监十分不解的碎碎念着。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