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生_晓梦

佛系更新,一切随缘,其实我就是懒
(本命女神杨蓉,取关随便)

【四二】二爷出嫁记2.0

皮皮表示:还是师娘对我最好,知我所想啊

丫头表示:肥水不流外人田,与其被外人拐走,还不如内销

二爷表示: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嫁了,都没聘礼的

【九门剧场】

图一:
不想娶师傅的徒弟不是好陈皮
又名:副四被拆了
图二:
不想嫁佛爷的副官不是好日山
又名:一八没拆了

盆友,你听过四五吗

突然想拉四五(陈皮阿四x吴老狗)的郎了,有没有想看的

【四二/两生两世】禁区·前世篇

【四二/两生两世】禁区·前世篇

“师傅,你相信有来生嘛”二月红又想起陈皮年少时问过自己的话。当初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早已不太记得了,可那时陈皮说话时的语气和表情他却记忆犹新…

陈皮不知何时以来到了关押着二月红的地牢中,定定的看着深默不语的二月红。
自三个月前陈皮把二月红囚禁于地牢那日起,二月红就没有再说过半句话。

陈皮知道二月红恨他,非常非常的恨他;可那又怎样呢,对于陈皮来说,二月红恨不恨他,无所谓,只要二月红陪着他就够了。

陈皮命人将地牢的门打开,走到二月红身旁缓缓坐下背倚在墙壁之上,从怀里掏出一枚戒指,捉起二月红的手就将那枚戒指带于二月红的无名指之上。

陈皮看着大小正好合适的戒指,不由,心中欢喜:“师傅,你看刚好合适呢”天知道,陈皮第一次看到这戒指时有多么的喜欢,满心想着这戒指带在二月红的手上定是十分漂亮的。

二月红就像没有听到陈皮说的话似的,依旧是深默不语。

陈皮见状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将头枕在二月红的肩上,缓缓的闭上眼睛,梦呓似的小声道:“师傅,若有来世,我多希望…”
陈皮强压住咳嗽的欲望,接口道:“我们是至亲的亲人啊,那样我们身上就留着相同的血,谁都不可以将我们分开…”

二月红没想到,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陈皮,那次后陈皮没有再来地牢中看过他……直到半年后,他从陈皮手下口中得知:原来陈皮为了讨他的欢心,在一次下墓的时候不受任何人的劝阻。动了一对触发机关的戒指,虽然其他人都无碍,可陈皮却身中重毒。
半年来陈皮遍访名医,身上的毒非但没有解,反而加重了。

二月红抬手抚摸着刻着陈皮名字的墓牌,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从眸中滑落……至那以后长沙城内无人在见过二月红。

有人说二月红自爱妻和爱徒死后就离开了长沙这个伤心之地,也有人说二月红同佛爷下墓的时候不幸的死在了墓里,更有甚者说二月红为了给爱徒报仇而去刺杀日本人,结果被日本人给捉住软禁起来,最后自尽而终……
不管最初如何的津津乐道,终有一日会被新的笑谈而取代,二月红也不例外,很快的二月红被世人给遗忘在了漫长的岁月里,不在提起。

时间过的飞快,以不记得是多少个春去冬来,昔日俊美非凡的二月红以是两鬓发白的老人了。

二月红年复一年的做着同件事,今日也不例外,只见他来到陈皮的墓前,从食盒里拿出两碗面,一碗放在陈皮的墓碑前,一碗留给自己,边吃边说着:“陈皮啊,最近我总是想起一些往事,那时的你…咳咳…”说话间二月红猛烈的咳嗽起来,好不容易压制住了咳嗽,原本还算红润的脸色此时却以是惨白的吓人。

恍惚间二月红好似看到了陈皮,而自己也回到了年轻时的模样……

“师傅”陈皮伸着手,柔声轻唤着二月红。

二月红浅笑着抬手搭上陈皮伸出的手,陈皮握住二月红的手:“我们走”

二月红眼角含泪,脸上却挂着异常幸福的笑容点头:“嗯,我们走”

原来一朝一暮过去了,一生一世,也过去了……幸好,最后有你来接我……

- 前世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