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生_晓梦

爬在墙头等风来(墙头多到双手双脚都数不来)

自带邪教拉郎(娘),冷cp,逆cp体质

【陈唐|短篇发糖】一吻之间·完

敲黑板:
ooc归我,人物归作者+编剧,他们归彼此x3

cp:陈唐(陈俊生x唐晶)不喜勿点x3

私设:陈俊生又离婚了……这是两个倒霉蛋的故事[真诚脸]

正文:

“戒指好看我可以自己买,我也会好好爱护我自己”唐晶将拿在手中的钻戒,放到黑色的玻璃茶几上。
钻戒在接触到玻璃表面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就宛如贺罗二人双双背叛一样不可逆转。又无力挽回,唐晶能作的只有收起脆弱,伪装出坚强。

唐晶如狮子般骄傲,就算是受了再重的伤,也只会在无人的地方暗自舔舐着鲜血淋漓的伤口,怜悯与同情从来都不是她所需要的。

唐晶不需要怜悯与同情,并不代表她不会痛,她在人前有多么的坚强,在人后就有多么的脆弱。

唐晶也曾想过她与贺涵的所有可能,她想过与贺涵结婚,也想过会有个更加优秀的女人来取代她在贺涵心中的位置。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贺涵与罗子君会双双背叛她,那是在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两个人,在同一天同一个时辰,双双背叛了她,没有留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唐晶喝着烈酒,身后的喧闹和灯红酒绿都与她无关,与她有关的也只有买醉了。

在人前唐晶习惯了披着坚硬的铠甲,深藏起脆弱,她可以是睿智的,精明的,干练的,却一定不可以是脆弱的。
当卸了铠甲后,唐晶就像没了刺的刺猬,敏感而脆弱,可又有谁还记得她也是需要被爱护的那个。

空腹喝了两瓶伏特加后,唐晶终于舍得离开夜店了,她拿起搭在吧台椅上的外套,踩着恨天高摇摇晃晃的向外走。

和朋友一起出来喝酒的陈俊生,喝完一杯酒后,再看向原来唐晶所坐的椅子时,发现人以不见了,四下看了看,在出口的方向看到了,正和人拉扯的唐晶,将酒杯放下后,二话不说的向唐晶的方向走去。

“这位小姐,你看起来好面熟啊,我们是不是在那里见过啊”一个长相猥琐的中年人拉着唐晶的手套着近乎。

唐晶因为喝了太多的酒,身体有些发飘,十分吃力的往回拉被拉住的手,不知是没有了力气还是害怕,身体竟然有些轻微的发抖。

陈俊生将发抖的唐晶护在怀里,冲唐晶笑了笑,唐晶看着陈俊生的笑容,瞬间感觉力气又重新回到了身体里,慌张的心也安定也下来。

“这位先生,我看你是认错人了吧,我女朋友不认识你”

“啊,是,是认错人了,不,不好意思啊”猥琐男见吃不成豆腐了,只好下台阶,他可不想偷鸡不成蚀把米,他又不傻。

陈俊生扶着唐晶出了夜店才和唐晶拉开距离:“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我不会你送,我自己……”话还没说完唐晶就险些摔倒,亏得陈俊生手急眼快,才没让唐晶与地面来个亲密的接触。

陈俊生横抱起唐晶,抬手拦了辆的士,不再问唐晶家住在那里,直接将自己家的地址告诉了司机。

唐晶许是真的累了一坐上车就安静的倚着后背垫睡着了,头随着车而左右摇晃,陈俊生见状将唐晶揽入怀中,用手将唐晶不安分的脑袋轻轻按在自己肩上。

陈俊生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脆弱无助的唐晶,对,就是脆弱与无助,这两个看似与唐晶绝缘的词汇,今天却确确实实的发生在了唐晶的身上。
在此之前陈俊生始终都觉得唐晶什么都好,就是太没人味了,这里的没人味,没有丝毫的贬义的意思,相反的它有着褒义在里面。
在陈俊生的眼中,唐晶有着所有独立女性的优点,独立、自我、坚强、睿智、果敢,她仿佛无所不能,却从来没有过彷徨与无助,脆弱与胆怯的时候;她完美到没有人味,近乎于完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原来也有如此这般软弱无助的时候,陈俊生不免对唐晶有了好奇之心,同时也在心中为发现了唐晶的真实面而暗自得意。

就在陈俊生胡思乱想之际,出租车以开到了目的地,陈俊生给了钱后,没有叫醒熟睡的唐晶而是小心翼翼的将唐晶从后座抱了出来,就在陈俊生要关车门的时候,司机转过身对陈俊生道:“车门我关就行”
陈俊生闻言对司机礼貌性的笑了笑,转身抱着唐晶向楼中走去。

将唐晶安置好后,陈俊生拿着居家服进了卫生间,再出来时,唐晶已经酒醒了几分,唐晶定定的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吃惊万分,过了片刻后,唐晶站起身,用手指着陈俊生道:“你怎么穿成这样出现在我家里”

唐晶用眼神从下至上的打量了一遍陈俊生,陈俊生也随着唐晶的眼神打量了自己一番。

看惯了陈俊生平日里西装革履的样子,踩着拖鞋,穿着居家服,头发还湿漉漉的陈俊生,真的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陈俊生边用手巾擦拭着头发,边说道:“这里是我家,我喜欢怎么穿是我的自由”

唐晶闻言环顾了下四周,才发现家具的摆设,房子的设计都和自家有着很大的出入,这才后知后觉的讪笑着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先走了”说罢转身就要走。

“你外套和包不要了”等唐晶穿好鞋,正要开门的时候,陈俊生才悠悠然的开口道。

唐晶闻言只好硬着头皮又重新脱掉鞋子,走回客厅拿起自己的外套与包,要是可以的话,唐晶认可不要这两者,也要逃离这里,可就算是前两者她皆可能不要,那包里的文件呢,让她不得不回去。

唐晶像只小猫似的蹑手蹑脚的取回外套与包,转身想走的时候,手却被人从后面拉住了:“明天在走吧,这么晚了你自己回去我也不放心啊”

“不,不用了吧”

“你在害怕什么吗,你放心好了,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

唐晶见陈俊生都这样讲了,也就不好在推脱些什么,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的在陈俊生家休息一晚。

“真是麻烦你了”唐晶倚墙而立。

陈俊生铺好床后,转身笑道:“没事,朋友之间这点小事,有什么可麻烦的”说完就走出了客房,并将房门轻轻带上。

“对了,你就先穿我的衬……”陈俊生一手维持着开门的动作,一手拿着一件叠的整齐的纯白色衬衫,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完,呆愣了几秒后,背过身去,将手中的衬衫放在地上,重新将门关上。

陈俊生倚在门板上,为自己的唐突而懊恼不以,他本意只是想给唐晶送件衬衫过来,好让唐晶可以睡的舒适点,谁知却因为自己的唐突而冒犯到了唐晶,他想向唐晶解释却又无从开口,就在陈俊生左右为难进退维谷之际,房门被从里面打开了,陈俊生因为重心偏离而向后仰去,在慌乱之间陈俊生下意思的拉住了身旁的唐晶,唐晶也华丽丽的被陈俊生拉到在地。

二人四目相对,在彼此的瞳孔中看到了扩大了数十倍的自己,唐晶从惊慌中缓过神来,正想起身和被压在身下的人肉垫子拉开距离,谁知陈俊生那根筋搭错了,竟然抬手轻扣住了唐晶的头,强吻了唐晶。

许是唐晶真是醉昏了头,竟也半推半就的放纵了自己。

自那夜之后,唐晶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陈俊生,可是老话说的好,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这不缘分来了想推都推不掉。

“你是在躲着我吗”陈俊生将唐晶堵在一处墙角处问道。

“哈哈,我躲你干嘛啊,真好笑”唐晶死鸭子嘴硬的说着,身体却十分诚实的在小步移动着。

陈俊生抬起左手支着墙,将唐晶唯一的退路也给堵住了,唐晶见无路可退,不得不直视面前之人。

“陈俊生,你有什么事吗?我很忙的没时间和你闹”唐晶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音听起来和平时无样。

陈俊生静静的看了唐晶一会,拉起唐晶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分说的向外走去。

“你放开我,我还要加班呢,你听到没有!?陈俊生!”唐晶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在陈俊生身后不停的说着。

陈俊生任由唐晶在身后开着嘴炮,他就当做没听到,自顾自的拉着唐晶前行。

唐晶感觉自己一定是疯了,若不是疯了,要如何解释,自己竟然会坐在公园的秋千上吃着冰淇淋,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走,我们去电影院吧,今天有一部不错的片子上映”

“这片子那有意思了,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唐晶在打了不知多少个哈气后,终于瘾不住吐槽道。

陈俊生没有搭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唐晶的侧颜小声呢喃着:“当然有,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在索然无味的东西,都会变得精彩绝伦”

“你说什么”唐晶转头看向身侧的陈俊生,她惊奇的发现在他的眼中似有什么异样的情绪在发酵。

陈俊生鬼迷心窍的抬起手轻轻抚上唐晶光洁的脸颊,顺着脸颊的线条而下,直至下巴处,陈俊生转手轻挑起唐晶的下巴,倾身一吻。

-完-

ps:#放飞自我系列##楼主药丸系列#
其实,写的时候我以为陈凌已经离婚了呢(ー_ー)!!,结果一百度结果没有ಥ_ಥ,就只好补在私设里了(* ̄rǒ ̄)抠鼻屎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