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生_晓梦

佛系更新,一切随缘,其实我就是懒
(本命女神杨蓉,取关随便)

去?留?

第一篇白龙夫夫粮,值得安利!!

十氏族长:

白露生想走其实很容易。


枪在丫丫那个小丫头手里,白露生只要使点计谋,就可以引开她拿到枪。


至于卖身契……


不过是两纸空文。


但白露生没有走。


离开了也没处去,自己现在也没有实力和满树才干,还是要依附着点龙家……


或者……龙相……


白露生一次次的以这个理由劝说自己留下来。


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蛮横的小爷,随心所欲,任性妄为。


狂妄的龙少爷,无知,却总想着帮自己复仇。


傲娇的龙相,总喜欢用自己的法子对别人好。


他还是个孩子。


白露生一次次对自己说。


所以他陪着龙相买假玉玺,戏弄刘大傻子,看着他用毛笔画着恶作剧,自鸣得意:我比你聪明。


陪着他去大街丢脸……啊不……是招兵,连续几天,连个苍蝇都没招到。


他实在看不过去,成功替龙相招到了一个兵。


他还是个孩子。


哦,是个会咬人的孩子。


知道龙相被带走的消息,白露生还是慌了。


白露生带走丫丫赶紧朝龙渊寨赶去,不断对自己说:没事,龙相肯定没事,我是在担心常胜他们,对,常胜他们可能会出事的。


龙相肯定没事,他们肯定不会伤害龙相,而且他那么聪明,身手……好像不咋滴……


白露生又担心起来了。


龙相没事。


白露生赶到龙渊寨看到平平安安甚至做起了大爷的龙相,舒了口气。


还好。


白露生劝住了争锋相对的两个人,又因为徐子云这个小助攻……小助手的帮忙,事情还不算太棘手。


“那我就给你三天时间。”


“嘭!”


熟悉的枪响在耳边炸响,白露生脑中一阵刺痛,耳边传来一阵阵呼喊声:“哥哥!哥!”


眼前朦胧,一片猩红,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夜,他抱着幼小的妹妹跌跌撞撞的逃跑,被铁门拦住,他无力的倚在门上。


“哥哥,我鞋掉了。”


秀龄说完便软软的倒在自己怀着。


“秀龄,秀龄,别怕,哥哥在。”


抚摸着妹妹的背,却摸到一手粘腻,摊开手,刺眼的红色。


“秀龄……”


妹妹把自己当靠山,但自己这座山靠不住。


“龙福,把白露生带回去。”


“白先生,走吧。”


思绪回到眼前,白露生攥紧了手,我不能留在这,我要报仇,给爹,给妹妹,给白家所有人。


我要离开。


但第二天,看见龙相傻乎乎的笑容,白露生又不忍心了。


再留几天吧。


再留一会儿。


不急,要等机会。


我就,再陪他一会儿。


可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总有服务员过来询问是否结账。


这天,那个询问的服务员来了。


满家大小姐来了申海,绝好的机会。


白露生不想把龙相扯进来,于是无情的打击了龙相的热情,设计灌醉他取军牌。


白露生以为龙相不会跟过来。


但他还是错了。


龙相很单纯,只想着为他复仇,要杀了满家小姐。


他不懂白露生的计划。


那是白露生第一次用枪指着他。


或许不会是最后一次。


龙相还是被他逼走了。


走吧,走吧,别在回来了。


这条路,以前只有我一个人,以后,我也不希望有别人。


我不能,再牵连你了。


————————————————————
前六集脑洞


无粮自产。


文笔还请多多包涵。

白龙夫夫之强制摸头杀

ps:旁友,搜狐自制网剧《降龙之白露为霜》了解下

【漫画截图】《未来重启》

旁友,明八(明神亚贵x八云圣德)cp了解下

ps:话说,里番男主帅成这样有点过分咯

【调色】那些年,季肖冰跑过的龙套(又名:那些年,我们错过的季肖冰)

图1:调色图
图2:未调色图

【南茹同人】万丈红尘,我等你(10)

前情:第九章

cp:南茹(叱云南x李常茹)
人物归原主,ooc归我,他们归彼此

第十章:

次日清晨,李常茹坐在叱云南特意为其准备的马车里,车里备好了糕点零食和小话本,生怕她路上无聊,坐着的垫子也是特意加厚过的,生怕箭伤初愈的她经不起一路上的颠簸劳累。

经过数日的颠簸,李常茹等人终于回到了【尚书府】。

因李常茹不听叱云南的劝告而执意日夜赶路,让本就因箭伤初愈而体弱的自己染上了风寒,耽误了行程,让本该三、五日的路程,平添了一倍。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李常茹,写完家书的李常茹早已是归心似箭,恨不能像传信的信鸽那样直接飞回到【尚书府】。
只是苦了叱云南,待李常茹养好风寒后,依旧执意要继续日夜赶路,将耽搁掉的时间给赶回来。
无论他如何苦口婆心的劝说都没有用,叱云南终究是扭不过铁了心要早日回家的李常茹,最终也就只能无奈的迁就了她。
只是苦了自己要暗自留心着常茹的身体状况,以免在染了风寒什么的。
一路上叱云南的心都是提到嗓子眼的,生怕李常茹再有个万一。

直到叱云南看到【尚书府】的府邸,他那颗提着的心才算是安了下来,也亏得叱云南身体好,要不然还未等将李常茹平安的送回到【尚书府】,他就率先翘了辫子了。

一路急着回家的李常茹,在真正回到【尚书府】站在府门前的时候,双腿却仿佛被灌了铅似的,有千斤重,想迈也迈不开,可却又像是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前路看似光明清楚,却布满荆棘不知如何前行。

不知在府前站了多久,仿佛是有一世纪那么长,李常茹清澈如水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寒光,似下了决心般,缓步走进【尚书府】,既然上天没有让她死在那场暗杀中,那就算前路荆棘丛生,她李常茹也要披荆斩棘,那怕是遍体鳞伤也要和李未央斗到底。

叱云南默默地看着李常茹的背影,心中如打翻了五味瓶般,竟有种说不出的无力之感。

如果可以,叱云南多想现在就牵起李常茹的手,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牢笼,那怕是过着最朴素不过的清贫日子,只要能和她在一起,他都愿意,只惜如果终究只是如果。
叱云南不可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弃【将军府】与整个叱云家不顾,他不只是大魏的将军,更是叱云家的荣光与未来,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心意而毁了叱云家。
有些事情,早已在他出生时便以注定了,无论他接不接受,都无法改变。

李常茹轻提起裙摆,抬脚迈入【尚书府】。

“常茹,给祖母、大伯母、母亲请安”李常茹双膝跪在用红木铺就的地板上,双手伏着地,上身呈半弯状,行着跪拜的大礼。

“好,好,平安回来就好,你可吓坏祖母了,还不起来,来祖母这儿,让祖母好好看看”李老夫人历经年轮的脸上挂着宽慰和煦的笑,见李常茹平安而归李老夫人是打心眼里高兴的。

李常茹起身信步走向李老夫人,李老夫人将李常茹拉到身边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见李常茹确实无恙后才更加安心。

坐在末位的李常喜冷眼看着和乐融融的李老夫人和李常茹暗自咬了咬牙,眼中带着丝丝恨意。
而这一幕却被与其同桌的李未央看入在眼底,李未央嘴角不觉轻轻扬起,眸中闪过一丝得意,虽然心中有些许不隐,可比起国仇来说,这些都算不上什么了。

————————分割线————————

“南儿,你怎么回来了”叱云柔看向正和李长乐对弈的叱云南。

“奉皇命回来的”叱云南用双指从棋盒中取一只,执于指间,思索着落子的位置。

叱云柔闻言不免一惊,眉心皱起,心中生起不祥之感,莫非圣上要对叱云家动手了?

“姑母大可放心,圣上一时半刻还动不了我们叱云家,这次回平城也正好合了我的意”叱云南将执在指间的棋子,落在了棋盘上。

—第十章·完—

ps:我越来越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了,完全的不知所云,脑袋里简直就是一片浆糊,希望下章会好点吧

【桓晴】爱你比糖果还甜(2)

前文:第一章

●本文纯属自嗨,勿上升蒸煮,谢谢x3
●幼儿园小班文笔,慎点
●无逻辑无思维高甜无脑文,慎点
●cp:桓晴(马振桓x杨芸晴)
●文梗:女扮男装校园文
●人设:少爷桓x财迷晴

第二章:

次日清晨,杨芸晴梳洗完毕后,便急急忙忙的出了门,路过早点摊的时候,买了两个包子,等红绿灯的间空两个包子便被杨芸晴三口并做两口的给消化了。

杨芸晴一路狂骑着单车来到马家别墅也不过是早晨八点钟而已,可吓人的是来面试的人竟然来了不少,杨芸晴对此也不免感到有些许的夸张。

虽然每个月五千块还包吃,工作内容也极其轻松,就是陪马家少爷读读书,照顾照顾少爷的生活起居住。有三、四个竞争者杨芸晴还是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毕竟工作轻松不说,还能免费读私立的贵族学校还有工资拿,这等好事怎么可能会没有竞争者呢?可是这不下十个的竞争者是不是就有点夸张了!
随后发生的事情更是让杨芸晴大跌眼镜,大概过了不到一刻钟后又陆陆续续的来了几个同杨芸晴年龄相仿的男生,身高长像都算的上是中上等,为加之前的那十来个,杨芸晴竟然有种这不是给少爷找书童,而是古时皇帝选妃的错觉。

众人在马家别墅的前花园中互相寒暄着,一个个熟络的仿佛是好久未见的故友似的,杨芸晴虽然性格开朗爱交朋友,可是对这些虚假的人还是打心底里讨厌的。
杨芸晴虽然没有和那些无聊而虚假的人谈天,可她的嘴却也没闲着,杨芸晴乐此不疲的品尝着马家为面试者们准备的甜点小吃,就这样还在心里默默吐槽着:早知道这样就不买包子了,哎!

上午九点整,马家的管家刘伯从别墅里出来,客客气气的邀请众人到别墅里谈整个面试的流程,这个流程一出来就更让杨芸晴坚信这就是给皇帝选妃子。

经过管家刘伯及保姆宋姨的层层筛选,由最先的十几人变成了四人,这仅剩的四人中将选出一人来做马家少爷的书童。
当然谁可以成功留下来,最终的决定权是在马家少爷的手里,毕竟这可是给他选书童,自然是要他看着顺眼才行。

只不过在此之前,剩下的四人要在刘伯的安排下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才行,检查的费用全由马氏负责,不用他们四人花一分钱,马氏家大业大的自然是不会心疼这点小钱了,他们担心的也只有自家的宝贝少爷,深怕他们四人中谁有传染性的疾病,传染给了马家少爷,其实做个全面身体检查,也无可厚非更何况还有人买单呢。

可对于现在的杨芸晴来说体检可和上刀山下火海一样了都是要将她往“死”里逼,就在杨芸晴在那里愁眉苦脸要主动退出了时候,她的救世主出现了。

马振桓迈着优雅的步子不急不缓的走下楼,走到数百平的客厅后轻轻咳了声,向众人示意着这个屋子的主人来了。

“不用什么体检不体检的那么麻烦了,我就要她”马振桓坐进欧式的真皮沙发里,环视了在场所有人一眼后,用修长且漂亮的食指指向面露吃惊之色的杨芸晴,语气平淡而清冷,仿佛机器般不带任何感情。
他的声音很好听,又软又富有磁性,有着让人听一次就为之着迷的魔力,这样的嗓音不去做播音员,简真是播音界的一大损失,要是非要找出来点缺点那就是语气太过平淡清冷,给人一种疏离之感。

杨芸晴还未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她真的很难想像昨天才被自己如天神般从天而降救下的可怜虫,竟然是马家的少爷以后自己的老板,这也太惊悚了吧。
可是他的语气真是平淡清冷的吓人,不带一丝感情呢,杨芸晴的心有点莫名的不是滋味。

马振桓好像很是享受杨芸晴在自己的面前表演四川绝活变脸,看着她清秀俊丽的脸上变化出各种各样的表情,他的心底就莫名的开心。

其实早在杨芸晴踏入马家别墅那刻,马振桓就在二楼的卧室落地窗前看到了这个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人。
在刚看她的时候马振桓想马上下楼来着,可是随后他又变了变主意,决定先能望远镜暗中观察一番,些许还会有什么有趣的发现,果不其然他发现了杨芸晴和其他来应聘的妖艳贱货孑然不同,她好像只对他家的甜点小吃感兴趣,而且好像是在边吃边想着什么,时而眉头一皱,时而撇撇小嘴,煞是可爱。

“可是……”刘伯微低着头,语气谦卑。

“可是什么可是,究竟这个家是我说的算,还是你说的算啊”马振桓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刘伯的话,眼神中闪着不悦的冷光。

“当然是您”刘伯语气依旧谦卑,可是却带着丝丝的颤音。

马振桓不在理会刘伯,转头看向杨芸晴:“你,回去准备准备后天跟我去学校报道”说完,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向楼上走去,仿佛压根就不认识杨芸晴一般。

杨芸晴被马振桓的目中无人怎地一愣一愣的,竟然产生了直击灵魂的哲学三问。

管家刘伯将其他三人客气的请了出去,留下杨芸晴说了些马振桓的作息时间、饮食习惯、喜好锁事,便让杨芸晴离开了。

-第二章·完-